洛阳教育辅导物联网平台现全面招商,热烈欢迎! 029-86630006
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快报 » 行业资讯 » 正文

双减之下,教育辅导机构被迫裁员转行,教师资格考试还能热多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3-02-20  浏览次数:53
核心提示:  双减之后,知道现有的教育格局会受到影响,但不知道的是,影响的速度如此之快,程度如此之深。  国庆期间聚会,朋友女儿(
   双减”之后,知道现有的教育格局会受到影响,但不知道的是,影响的速度如此之快,程度如此之深。
 
  国庆期间聚会,朋友女儿(大学毕业两年,在教育机构就业)随父母同行,其间聊起工作时说失业了,打算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。朋友女儿虽是二本院校毕业,但大学毕业前就考取了教师资格证,毕业后在成都一家著名的课外辅导机构上班,听说待遇还挺不错,怎么就失业了呢?细问之下,原来“双减”政策实施后,很多辅导机构要么关闭,要么转型,要么裁员,而朋友女儿正是不幸因裁员而被“下岗”。
 
  “双减”的威力
 
  都说凡事有两面性,“双减”亦然。“双减”因学生压力过大、家长过于焦虑而生,它在减轻学生压力、缓解家长焦虑的同时,但也让曾经欣欣向荣的校外辅导机构受到了严重的冲击。昔日遍布大街小巷的辅导机构歇菜了,周末来去匆匆的学生消失了,成千上万的校外教育从业者失业了……
 
  就拿曾经风光无限、业内排名靠前的yuan辅导来说。公开资料显示,该机构近两个月裁员接近4万人,超过半数员工丢掉了原先的工作,近日更是爆出了转行卖羽绒服的消息。其经营方向将由教育转向服饰,经营范围包括销售服装、鞋帽、针纺织品、日用品、工艺品,服装设计等。虽然后来该企业相关人士出来纠偏,说此前媒体报道有误,并表示没有转型卖羽绒服,只是投资了一个服装公司。
 
  事情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由此可以得知,“双减”在对辅导机构带来影响的同时,也让成千上万的教育从业者面临着再次就业,这种影响不仅是现实的,也将是长远的。
 
  如果说资本从来不缺去处,机构完全可以利用之前赚到的第一桶金重新布局或转型的话,那么成千上万的失业人员该何去何从?他们会为本就紧张的就业市场带来什么影响?
 
  这些问题于普通人来说,看似是杞人忧天,其实不然。对于即将高考的学生来说,每一个孩子固然可以有多种选择,但在工作是否体面、收入是否可观、行业发展是否有潜力等因素的影响下,家长都希望能为孩子选报一个尽量好的学校和专业。
 
  什么是好专业?理论上来说,专业无好坏之分,但现实却造就了诸多热门专业。理科方面,如: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电气工程、计算机科学与技术、医学、金融等;文科方面,如:经济、英语、小语种、政法、管理等。
 
  说实话,专业好不好要因人而异,没有绝对的好坏,但就受追捧程度来讲,在众多热门专业中,有一个无论是理科生还是文科生都非常欢迎的专业,那就是师范类专业。
 
  师范热兴起背后的隐患
 
  虽然现在教师收入不算高,但待遇正在逐年提高,职业前景充满了想象空间,加之工作环境单纯、寒暑假等因素,教师已经成为了当下不可多得的令人羡慕的职业之一。尤其是这两年受疫情影响,不仅师范类专业成为近年来的报考热门,就连非师范专业的学生也在“技多不压身”的观念下,尽量挤出时间考取一个教师资格证,给自己多准备一项傍身技能。
 
  “师范热”热到什么程度?从近5年的数据来看,除开师范类专业的在读学生,每年报考教师资格证的非师范类专业学生人数一直呈指数级增长:2016年260万,2017年418万,2018年651万,2019年890万,而到了2020年更是超过1000万,这一数据直逼2020年高考人数1071万,更是远超公务员报考人数512万。而相对于全国K12教育教师总数的1200余万,这一数据真是大得不要太多。
 
  按全国教资考试平均通过率30%来算,也就是说每年将有约300万人成为“新老师”。但是,这么大的数量,能够进入到K12学校的只是少数,其余的人大部分都充斥到了社会上的各类辅导机构。在“双减”之前,随着线上线下教育的蓬勃发展,大大小小的辅导机构可说都盈利不菲,少于100万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说,而从业人员当然也是薪资可观,少则7、8万,多则数十万,甚至上百万者也并非个例。
 
  如果没有“双减”,这些在校外辅导机构的从业者,将在庞大的教育市场中如鱼得水,甚至在时间的沉淀下,有些适合干教育的成长为“大家”也是完全有可能的。然而,现实没有如果,学生不堪压力、家长极度焦虑,教育问题、家校矛盾频频发生,“鸡娃”、“内卷”普遍存在,严重地违背了教育的内在规律,极大地压缩了学生的成长空间,早早地透支了学生的内在潜能,粗暴地禁锢了学生的创造创新能力,让孩子成为了读书的机器,这与教育的方向实在是相背而行。
 
  如今,在“双减”之下,以前开展课业辅导的机构要么关闭,要么转型,而从业者要么被裁,要么下岗,虽然暂时影响了一大批人就业,但站在“教育关系民族发展”角度,这项举措是应该的,也是必须的。
 
  说实话,姑且不谈遍布大街小巷的各类小辅导机构,就说那些“大而全”的著名机构,如yuan辅导,学er思,学da教育……,所谓的辅导,说是会开展思维训练、智能开发,但其实质还是焦虑贩卖下的应试教育模式。在大量刷题、解答模板等模式的训练之下,学生的分数也许会得到一定的提升,但思维能力未必能得到开发。在全民皆“补”的环境下,从某种程度来说,这种灌输式的学习,与其说是辅导学生成长,不如说是让家长买个心安。
 
  况且,在机构里的老师们,虽然拿到了教师资格证,但客观地说,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成为老师的实力。没有经过系统的教育学和心理心的学习,没有在一线从事过教育教学工作,没有对教材教纲进行过深入的研究,没有对教材教法进行过反复琢磨,要说这是一位合格优秀的教师,是很难令人信服的。
 
  师范热还能持续吗
 
  那么,随着机构的关闭和大量失业者的涌现,今后“师范热”还能维持多久?报考人数会不会出现断崖式下滑?在我看来,不会,不仅不会冷,而且只会更热。
 
  这里抛开“寒暑假”、“铁饭碗”之类的不说,也不说深圳、杭州等经济发达地区新聘教师动辄30万年薪起,单就近年教育发展现状来看:
 
  学校方面:
 
  20年前的学校校舍破旧,设备单一,而现在所有的学校(含幼儿园)都新修了教学楼、办公楼、实验室、图书室、塑胶跑道、专用功能室、室内外体育场……这固然跟我国经济蓬勃发展的大环境有关,但更重要的是,现在国家对教育的投入占GDP的比重逐年增加。
 
  “十三五”时期,据统计,2016-2019年财政教育投入年均增长8.2%,2019年更是首次突破4万亿元,占全国GDP比例连续八年保持在4%以上。
 
  教育投入比重增加,最直观的就是学校硬件建设和设施设备在不断地更新迭代,学生的学习环境和老师的工作环境不断改善,很多地方的学校甚至成为了当地的标志性建筑。
 
  教师方面:
 
  教师经济待遇逐年提高,社会地位逐年上升,收入分配改革不断深入。截止今年,全国绝大多数的地方都实现了”教师工资收入不低于公务员“的目标。
 
  20年前,“教书匠”虽然在学生和家长心目中的地位较高,但工资收入确实非常微薄,仅仅能勉强糊口。一名教师,尤其是男教师,找对象是比较尴尬的。不要说公务员、银行系统的,就是企业工厂的女员工也大多看不起穷教师。
 
  时至今日,教师的待遇和地位虽然还是不算高,但起码在处对象时,即便是男老师,也可以大大方方地说自己是一名教师了。
 
  而且,不知大家发现没有,对于以前的教师来说,小汽车是想都不敢想的物件,而现在中国庞大的轿车保有量中,教师群体绝对作出了相当的贡献。以我所在学校为例,有70%以上的同事家庭都购买了汽车,有的还不止一辆。客观地说,现在如果两夫妻都是教师的,其生活幸福指数绝对要大于多数家庭。
 
 
[ 资讯快报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快报
点击排行